All posts filed under: 人故

大樹

噩耗如晴天霹靂, 以雷霆速度貫徹人的神經,衝擊人的腦袋。 還來不及回神,耳邊已嗡嗡作響。 驟然間心底像開了個黑洞, 靈魂不停淪陷於一片空洞麻痺的回響, 伴隨著無聲無息的吶喊, 夾帶著無邊無盡的恐慌。 那一刻,心在淌血。 而您,早已撒手悄然離開。 像棵毅然倒下的參天大樹, 縱使身上有再多的繞縷盤纏, 總有瀟灑卸下安然歸土的一天。 恨自己沒來得及抓住些 …

別再打我的孩子!

隨著一聲落地悶響,小秉的嚎啕聲如驚鴻般劃破了清晨。我衝入了孩子們的房裡,只見小秉一臉淚水縱橫地坐在地板上,身後最右邊的那扇窗口正大幅度地開著。我嚇了一跳,趕緊將小秉摟入了懷裡再說。 大秉光著屁股由廁所裡跑了出來,來到了窗口邊正想跟我說些什麼。這時孩子們的奶奶手持著一根鞭子由外轉身而入,怒氣沖沖地走向大秉一把將孩子揪起,手中的鞭子如雷霆般不由分說地往 …

阿公與石膏板

阿公車禍了。 一日清晨他老人家如常地走在鄉鎮的小路上,莫名的讓一輛四輪驅動車給撞上。阿公當場暈厥了過去,被人扶送到鄰近的醫院急診。結果後腦勺縫了七針,左小腿一大塊肉翻了開來,也給補了好幾針。右腿最嚴重,膝蓋下兩公分處骨折了。接下來的日子,他老人家被迫與近一腿長厚重沈沈的石膏板相依為命,再也無法像往日般兩袖清風,四海雲遊了。 重點是,聽說對方車子的擋 …

三個女人的晚早餐

三個女人說好了上午十點鐘一起在檳島裡聚頭,順便吃個晚早餐。偏偏兩個在島裏的,反而比需要一個小時車程的芬還遲到了三十分鐘,這怎麼說得過去啊?「好,那我們先去,妳趕緊跟來,芬說Starbucks見!」給玲留了言,還好她另外有人可以拜託載送,於是秉爸將車子調頭匆匆往Queensbay駛去。 來到海濱廣場,心急加愧疚促使我快步趕到了星巴克,往裡頭轉了一圈, …

久違了

陸續, 都開張了。 略帶少許節慶的喜氣, 鬧哄哄的。 熟悉的文筆, 更內斂深度的寫實。 清新的風格, 走文青路線。 咋看之下, 還真不懂自己是誰。 久違了! 封筆多時的部落客們。 《自由人FREESOME》 《陸柒生活誌》

終極一役

室內的空氣, 凝聚得有點詭異。 兩大正負氣場, 僵持在空中相敬如賓。 彼此眼神沒有絲毫交流, 不過自家人偶偶細語。 直到老人家邁步室內, 才開始緩和奇怪的氛圍。 拜他老人家的面, 雙方思緒開始跋扈, 神經開始按耐不住。 大夥兒隔著空氣, 來一場斯文的叫囂。 彼此不點名方式相互調侃, 市井般的耍嘴皮藝術, 酸死人不償命的說話技倆。 後來更有人伺機單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