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故
發表迴響

三個女人的晚早餐

三個女人說好了上午十點鐘一起在檳島裡聚頭,順便吃個晚早餐。偏偏兩個在島裏的,反而比需要一個小時車程的芬還遲到了三十分鐘,這怎麼說得過去啊?「好,那我們先去,妳趕緊跟來,芬說Starbucks見!」給玲留了言,還好她另外有人可以拜託載送,於是秉爸將車子調頭匆匆往Queensbay駛去。

來到海濱廣場,心急加愧疚促使我快步趕到了星巴克,往裡頭轉了一圈,卻不見熟悉的身影。「我在Aeon裡頭閒逛著哪~”」手機對岸芬呵呵笑著,顯然沒對遲到的我們抱有一絲怨言,我跟著鬆了口氣。「不如我們改去PlanB吧!」心想早餐方面那裏應該較星巴克多選擇。

走進咖啡廳,昏黃的燈光適度點亮了黑白粗獷的空間,樸實的褐色四方木桌搭配著黑色的鐵椅子,擺設創意簡約得宜,和怡保的PlanB比起來無疑是縮小版,卻也同樣透著誘人的味道。黑白的菜單同樣是三行兩字的簡略,少了照片,單靠食譜的名號與簡介真的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尤其是對西式餐點不熟悉的朋友。

不知何時身後站著一身火紅女子,一頭黑黝黝的平瀏海短髮,五官輪廓立體分明,一對大眼睛美麗炯炯有神,健康膚色,中等身高,簡單又不失時髦的裝扮,尤其是衣衫下明顯高挺而緊實的孕肚,更是吸引了當下所有人的目光。我們相視而笑。這麼多年來芬的出現,總是那麼的明艷照人,哪怕已為人妻孕婦,依然散發著女人美麗與自信的魅力。芬身後的Potato窩在印傭的懷裏,第一次見面,圓嘟嘟可愛的模樣比螢幕上還帥!

我們剛要攜手入座,後頭又捎來一抹身影。「喂~~」親切溫婉的聲音,說明玲也到了。只見玲一身黑裝輕便牛仔褲配襯著白皙的膚色,瞇著大眼睛咧著嘴掛著一貫親切的笑容,與寶寶手推車一同緩緩步來。同樣是一頭烏黑垂直整齊的秀髮,只是比起當年的長髮飄逸要短了許多。「查某!妳瘦了!!」我衝著玲吐了一句。「哈~是嗎?角度問題角度問題!」這女人多年來不改幽默風趣的本性,她的的出現總是能釋放親和善意的磁場,讓現場瞬間暖化。手推車裡的女娃和她母親一樣擁有白裡透紅的肌膚,精靈秀氣,瞪大著圓鼓鼓的眼睛,看著三個女人開始喋喋不休。

好多年我們三人不曾一同聚面了,應該說是玲好久沒見著芬了。沒記錯的話,對上三人漏夜抵足長談那次大家都還是芊芊少女吶!之後那些年大家各分東西,先是我到鄰國打拼了幾年,後來芬也跑到了半個地球外工作定居,唯獨玲一人留居大馬,想以後三人同時見面更是遙遙無期。這次難得的約會我引頸長盼萬分期待,幾次計劃變動頻臨泡湯(都快哭了我),還好最後讓我們逮住了得以湊合大家時間的短短兩小時,雖說過於倉促卻也足矣。

這兩個女人,分別陪我走過青春時期的兩段歲月。我們曾經如糖黐豆般出雙入對、形影不離。後來玲和芬也認識了,一個爽朗率直一個風趣溫雅,兩人一拍即合。兩人一剛一柔迥然不同的性格,多年來對自己的人生看法與態度也起了一定的影響。

芬一直秉持著過人的堅毅、剛強與自信在人前撐起了一片天。她主張自強自主據理力爭,不怕得罪小人只怕讓別人牽著鼻子走,成了沒有尊嚴的小丑。尤其堅持新時代女性必須是美貌與智慧的獨力化身,男人可以依靠但絕對不可以依賴!玲的八面玲瓏以及超強人氣是自己嘆之而不及的,這全拜她溫文儒雅平易近人的性子所賜。和她在一起真的可以讓人暫且忘卻煩惱,無厘頭噴飯的笑話足以讓人笑歪一天,感覺負能量和她完全是兩回事遠遠沾不上邊。印象中好像沒見過這女人青筋暴跳緊張兮兮的樣子,柔中帶韌慢條斯理的她,似乎天底下再難的事都可以四両潑千斤般隨手捻來化解,不留痕跡。

所謂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我很幸運有兩位紅顏,今生當真無憾了。

廣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