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故
發表迴響

理髮

午時三點十五分,滿頭的白色染髮乳,將一頭中短髮梳得絲絲分明。在Dixon的店裏耗了兩個半小時,恐怕還需要更多的等待來解脫這一屁股的麻木。

試圖驅趕逐步侵襲精神意識的睡意,我翻閱了每頁的女友,再試著下載書面的最新動向,做出無聲的抗爭。可惜書面的畫面,依然停留在昨天最後更新的那頁,下載如龜速般進行!

這時外頭無故響起隆隆雷陣,樹葉們很用力的抵擋著風的肆虐,轉眼窗外已是一片珠簾落地,沙沙作響。嗯~ 待會該怎麼到對面商場去呢?

Dixon一家三口,兩位師傅,一位幫徒,都是男人。男人家的店鋪,少了女人們愛嚼舌根的喧擾,實實在在的服務,反而讓人樂得清淨舒服許多。

好了,該洗頭了!跟著一切常規程序,吹髮、打干、造型⋯ 我閉上雙眼,享受被人專業服務的最後一刻,並期待睜眼以後,另一個全新的自己。

廣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